」他举了一个例子,比如说那些带有些深蓝色调的旗舰机

简介: 」他举了一个例子,比如说那些带有些深蓝色调的旗舰机,蓝色给很多人的印象是偏温和的,但如果你在配色名称里加入一些和天空、大海相关的词语,比如说小米 10Pro 的

在大部分手机硬件都相差不大的情况下,用不同的后盖颜色和纹路设计来实现差异化,是当下手机厂商的主流做法。

但在给各种配色的手机起名字这点上,为了凸显出新意,厂商们几乎把字典里所有能用上的形容词都翻了出来。

不管是华为还是小米,OPPO 还是 vivo,如今各家新机的不同配色都会有一个特定的前缀,比如说黑色就有什么星钻黑、幻影黑、秘夜黑、钛银黑;换成是白色,则会有天镜白、贝母白等等不一而足,令人由衷感叹汉语言之博大精深。

如果说,极影黑、零度白、蜜桃金这类带有特定颜色指向的命名,还算让人一目了然,那么像什么「融雪之光」、「冰岛恋歌」和「绮境森林」这类谜一样的排列组合,单纯从字面去揣测它们所代表的配色,可能还真的有点难度。

还有的厂商开始在命名上掺杂些抖机灵的前缀,比如去年的 Google 便将 Pixel 4 其中一款配色命名为「Oh So Orange」,让人以为它会橙得发红像火焰那般灼烈,但当你真的将真机拿去和一颗橙子对比,会发现 Pixel 4 的橙其实是偏粉嫩的。

▲ 外媒 Input 拿了一堆橙色的物件来和 Pixel 4 做对比针对这错综复杂的颜色命名问题,我询问了某家手机公司的产品设计师,想知道给一款手机配色起名字是否有什么讲究。

「色彩终归是单纯的,而且每个人都会对特定的色彩抱有主观情绪,加前缀只是为了表达出更为精准的信息,让厂商来告诉用户这个颜色指代的含义。

」他举了一个例子,比如说那些带有些深蓝色调的旗舰机,蓝色给很多人的印象是偏温和的,但如果你在配色名称里加入一些和天空、大海相关的词语,比如说小米 10Pro 的「星空蓝」,NEX 3S 的「液态天河」或「深空流光」,以及华为 P40 Pro 的「深海蓝」等,对于颜色的理解也会发生改变。

一方面,这类前缀能让用户联想到气势恢弘的大场景,符合这些手机的高端定位;另一方面,从大自然中提取参照物也是配色命名的惯用手法,所以我们也总能看到像冰川、苍山、深海、烈焰等前缀名。

但颜色并不是一成不变的,随着着色工艺的提升,近些年,很多手机都不再采用纯色的方案,而是会在一种主色中混入其它一些色调,要不就是采用多种颜色搭配、会因光线的角度不同让手机呈现出不同色彩的「渐变色」设计。

这就出现了一种现状,即有些黑色手机会带一点淡蓝,还有些白色手机还会带点粉,当颜色多变时,就很难沿用黑色、白色这样纯色的名字。

我们第一反应恐怕都是和法国印象派画师莫奈有关,毕竟后者的画作总是能体现出丰富的色彩变化;而当时爱范儿在采访三星设计团队负责人 Kang Yun Je 则得知,这个配色的灵感其实来源于「矿石与宝石在研磨时,会在光线下闪耀着捉摸不定的色彩」。

还有在华为 P30 系列中现身的「天空之镜」,听名字可能会让人觉得是天蓝色,但实际上它的灵感应该是来自于玻利维亚的盐湖。

而换做在中端机型上,在传统的黑白灰之外,厂商们对于配色的选择会更加大胆,一些较为青春、活泼的颜色,命名上也多少会带有些艺术气息。

「颜色和它的命名,是很多用户在下单购买手机时必然会接触的信息点,读起来够顺不拗口,放在产品上不会突兀,能不能被人记住,对于一部手机来说,有时候可能比跑分和性能更有实际意义。

」事实上,人类给颜色起名字的历史,还可以追溯到 18 世纪。

在那个还无法用照相机将自己肉眼看见的事物记录下来的时代,就有人试着用动、植物乃至是矿物作为参照物,创造了一套标准化的术语 《维尔纳色彩指南》,用以描述不同颜色的色差情况。

在 2020 年,潘通就将「经典蓝」作为年度代表色,认为它代表着「静谧舒适」,可以为人们带来安宁的感觉。

而在过去 20 年里,光是蓝色这一色系,潘通就曾选过「蔚蓝」、「宁静蓝」以及「水色天空」等不同色彩作为年度色。

不过比起日常的色彩,手机能选择的颜色实在不多,对差异化的追求让厂商们不甘心选择一个约定俗称的名字,因此也就出现了大量词藻堆砌搭配出来的命名,能否给人留下印象还得靠点运气。

不信我们看看卖场手机柜台前,很多人应该也只会指着那台「初春暖阳下长白山天池的残雪」款式说:「麻烦拿这台白的给我看看。


以上是文章"

」他举了一个例子,比如说那些带有些深蓝色调的旗舰机

"的内容,欢迎阅读优好科技的其它文章